繁體中文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法论坛 > 佛学基础 > 详细内容
《佛说当来变经》
发布时间:2012/10/19  阅读次数:3137  字体大小: 【】 【】【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《佛说当来变经》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     闻如是。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。与大比丘众俱。比丘五百及诸菩萨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。将来之世当有比丘。因有一法不从法化。令法毁灭不得长益。何谓为一。不护禁戒。不能守心。不修智慧。放逸其意。唯求善名不顺道教。不肯勤慕度世之业。是为一事。令法毁灭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佛告比丘。复有二事令法毁灭。何谓为二。一不护禁戒。不摄其心不修智慧。畜妻养子放心恣意。贾作治生。以共相活。二伴党相着。憎奉法者欲令陷堕。故为言义谓之谀谄。内犯恶行。外佯清白。是为二事。令法毁灭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佛告诸比丘。复有三事。令法毁灭。何谓为三。一既不护禁戒不能摄心不修智慧。二自读文字不识句逗。以上着下以下着上。头尾颠倒不能解了义之所归。自以为是。三明者呵之不从其教反怀瞋恨。谓相嫉妒。识义者少。多不别理咸云为是。是为三事。令法毁灭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佛告诸比丘。复有四事。令法毁灭。何谓为四。一将来比丘  已舍家  业  在空闲处不修道业  。二喜游人间愦闹之中行来谈言。求好袈裟五色之服。三高听远视以为绮雅。自以高德无能及者。以杂碎智比日月之明畜已。四不摄三事。不护根门。行妇女间。宣文饰辞。多言合偶。以动人心。使清变浊。身行荒乱。正法废迟。是为四事。令法毁灭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佛告比丘。复有五事。令法毁灭。何谓为五。一或有比丘。本以法故出家修道。废深经教十二因缘三十七品。方等深妙玄虚之慧。智度无极。善权方便。空无相愿至化之节。二反习杂句浅末小经。世俗行故。王者经典乱道之原。好讲此业。易解世事。趣得人心令其欢喜  。因致名闻  三  新闻法人。浅解之士意用妙快。深达之士不用为佳。四天龙鬼神不以为喜。心怀悒慼口发斯言。大法欲灭故使其然。舍妙法化反宣杂句。诸天流泪速逝而去。五由是正法稍稍见舍无精修者。是为五事。令法毁灭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佛告比丘。吾灭度后。有此邪事十五之乱令法毁灭。一何痛哉。若有比丘欲谛学道。弃捐绮饰不求名闻。质朴守真宣传正经。佛之雅典深法之化不用多言。案本说经不舍正句。希言屡中不失佛意。麤衣趣食。得美不甘得麤不恶。衣食好丑随施者意不以瞋喜。摄身口意守诸根门不违佛教。念命甚矩恍惚以过。如梦所见觉不知处。三涂之难不可称计。勤修佛法犹救头然。五戒十善六度无极。四等四恩智慧善权。咸可精行。虽不值佛世出家为道学不唐捐。平其本心愍念一切十方蒙恩。佛说如是。诸比丘悲喜前自归佛。作礼而去。

  

  

《迦丁比丘说当来变经》

失译附宋录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是时迦丁比丘告众会曰。汝等静听吾今所说。初中竟语如佛所说言无违错。当来之世当有恶变甚可怖畏。汝等欲知我今说之来事大恐。好当勤加修精进业。吾蒙佛恩今得安隐。汝等出家宜顺佛教。人寿百岁少出多减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当来之世恶法兴盛。恶比丘出破坏佛法。法欲尽时人意薄弱。无有志分务怀嫉妬。更相谤毁贪着文字。务亲纸墨而自光目谓之为上。若有比丘从师口受 讽诵通利 分别句义。而为他人 分部说之。而更轻慢。此二学家 更共鬪诤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吾今说是汝所说非贪利财宝。心口相违。愚痴之人。不解经意倒释其义。说者亦反受者复倒。语言不正经偈参错。所学既少但怀憍慢轻蔑他人。当来之世如此人辈。甚为众多。傲慢师长不复承事。谓三师言 我所说真实。汝所说妄伪。此辈比丘亲着俗服。白衣所行而习学之。空闲静处而不乐之。人间愦闹贪慕系恋不能远之。虽于人间起佛塔寺。更相嫉妬。四方比丘往过止住。要报寺主尔乃得住。然虽得住 内心恚恨 意不喜之。若去之后 尽共欢喜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佛寺之中所住比丘还相妬忌。或妬钱财或妬颜色。或妬供养或妬种姓。或妬经法祕惜不传。追逐贵人有力势者。心意沮败崩坏佛法。贮聚钱财奴婢六畜。修治园林以此为上。内外以变。强着袈裟剔头而已。昼夜慇懃修理官事。国中臣吏有力势者。追逐奉之犹如奴仆。檀越之家用三尊故。减妻夺子不敢衣食。起佛塔寺施僧房舍 衣被卧具悉令饱足。复恐乏少即出家中名珍上宝着其塔中。住寺沙门追逐官长。欲望敬事 即取檀越塔中所有持上官长。官长贪财不推本末益得为善。用是贪嫉死入地狱。其比丘者贪着名利 取三宝物 妄为恩惠。用是罪故死入地狱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  或有比丘身犯众恶。以三尊钱求谢他人以求解脱。或有比丘及诸白衣。贪三尊财强获罪负极取持去。斯辈之人尽入地狱。若作法师作持律者。通四阿含者。各与白衣有力势者共为亲友。坐白衣床共便密语谈说余人善恶好丑。依着白衣恃其力势。意所不喜危害害之。若为说法以邪为正以正为邪。作如是行者名为天下非法分部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佛有三藏经。夫为师者祕惜不传不教弟子。所以者何。恐弟子知与我等者便轻慢师。是以祕之。为弟子者何名出家。无所学识则便空出。至使弟子遂怀瞋恚 轻慢于师 无复上下。语言浅麁。此辈比丘兴乎恶行。魔及官属尽得其便堕恶部界。反自称誉谁与我等。心意变恶三毒炽盛。不能自禁。贪利供养达嚫财物。不避罪福益得为善。用供养故更共鬪诤。外着法服不如戒行。出入行来不顺法教。摇头顾影迷着色欲甚于凡俗。居贱卖贵或出倍息务贪盈利。比丘行法舍弃不行。得少利入便用欢喜。比丘僧聚坐禅学问不能堪耐而远避之。贪求财利四出求索不觉疲惓。欺调百姓无有厌足。若有塔寺僧房卧具肥浓之处竞入其中。外像持戒内怀奸非。人见恭敬渐渐日日追逐白衣。奉事供给白衣欢喜复敬望之。展转叹嗟言此比丘戒行清纯。不知其内专为虚伪。多畜弟子沙弥奴婢。四向求索积聚无足。言我持戒年岁未满行便将从。戒法缓服不信罪福。出言凶强好与酒客。婬荡女家与之从事。或入官长宫閤出入以自荣足。或投人聚或喜作务。百种生活话说王事治政好丑。或谈军马鬪诤胜负。或谈盗贼或谈饮食。或谈妇女情欲。昼夜谈说世间邪事。明师善友不肯亲附。更与屠儿恶贼嗜酒盗劫贩卖邪淫之人共为亲厚。饮酒卧起心渐染恋习彼所行。或勤家业 或为白衣走使 不避远近。如此辈人不知正法。复使作沙门名曰坏法。既自不孝父母尊老。若见持戒比丘清高梵志。而骂辱之无有慈心。贼害群命劫人财宝。利人妇女口好妄言。闺门淫乱不避上下。若净洁比丘尼。淫意为起而追逐之。破毁戒行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如此之辈现世为王法所能絷系着于狱 五毒治之。若有国王大臣人民犯斯恶者。则令风雨不时五谷不丰。人民穷困盗贼普起。军革数兴万民逃迸。五族离散聚落空虚。彼时世人困无衣食。避世苦故竞作沙门。作沙门已破坏佛法。经慢上下合聚恶人。意合志同而为徒友。更相称扬某戒行净。某行禅定。人民闻见谓为实然。若檀越请转经说法。便窃裸卧不肯听采。若分哒嚫则竞诤之。求索供养衣被饮食无有厌足。多畜弟子不以法训。佛之正戒不以诲之。弟子不解戒行禅定修道之法。而为师者务相聚会。谈讲世俗非法之事以为常业。如此辈人受他供养。施者福少受者有殃。若有四辈聚会说经。不乐听之。若有白衣来欲听经。竞共迎逆供给所须。不失其意。若说禁戒则共鬪诤。乃至半夜言众人疲。但说四事若理白衣不以疲厌。若说净戒讲经法时不欲闻之。当来比丘。欲乱法者。竞起佛寺处处集会。其十五日有说戒者。虽共聚会但共鬪诤。亦不说戒讲法。诸天人民见僧聚会往欲听法。但闻鬪诤即相谓言。我用法来反闻鬪诤于此何求。心中不乐愁惨而去。自念不久佛法将灭。诸天龙神及诸夜叉诸善鬼神。皆共愁悒。不复拥护佛法众僧。令诸恶鬼吸食其血。令皆多病。薄色力少 颜貌枯悴 无有威德。皆由此矣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比丘若病不相看视心畏恶之乐欲令死。时病比丘无看视故遂便丧亡。佛法欲灭比丘白衣皆共悭贪。积聚财产不肯惠施。但贪欲得。摩摩帝者不信罪福。无复上下 亦不分别三尊财物 无道用之。或共妇女或共白衣杂厕居止。饮酒歌舞快相娱乐。凡俗无别更相嫉妬。缘是之故财物衰耗业不谐偶。此辈比丘用淫欲故。乐在家居不厌为苦。好与童女相结为固。所以者何。童女之意特为深重。初得男子心相恋着俱不忘舍。或与淫荡女子就共生活。或比丘尼为家居者。若有比丘不畜遗余乞丐充身。诸破戒比丘尽共憎恶不欲见之。告诸檀越言。此比丘内怀谀谄。外现持戒不足取与。于今之世若有犯戒比丘尽共恶之。将来之世见有清净持戒比丘反共憎之。今时比丘屏处犯戒畏人见之。将来之世若有比丘。奉戒禅定畏人见之。所以尔者将来之世憎持戒故。当来比丘强知贪利不知羞耻 如此人辈彼世痴人尽恭敬之。见持戒者反轻毁之。一切万物悉皆是宝。用人不识皆即化没。佛法亦尔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由是之故正法转没。用不敬奉令法没尽。譬如大船多所负载重则沈没。将来之世多有比丘。贪惑供养令法毁没。若有比丘奉戒护律。法当久存。如师子王虽死卧地。飞鸟走兽无敢近者。旬日之间身中生虫。还食其肉毁坏身形。佛虽泥洹正法续存。梵魔众圣一切邪道。无能毁佛法者。将来当有无行之人。入佛法中求作沙门。破坏佛法更相轻毁。学三藏者转相嫉妬。为嫉妬故佛法疾灭。欲护佛法当除憍慢弃捐嫉妬。将来比丘妬佛法者。如猪处溷不自知臭。多所唐突如无羇驴。不顾禁戒饮酒噉肉。不以时节共结亲友。或穿人墙屋劫人财物。或受人寄共相誷冐。更相证明忍于搒格。改易券信多得为幸耶。若僧因缘共会聚时。诸下坐辈呵骂上座。上座默然愁惨出去。尔时下座不以礼教。以自拘制可为师者更不受之。比丘有是鬪诤之时法将灭尽。天下搔动尽共不安。国主调役无复厌足。盗贼并起劫夺民财转入于王。王者得财遂长益贼。治政崩坏相杀不问。人民穷苦奸巧滋生。天下枯旱风雨不时。谷米飢贵王贾贩卖踰越境界。耕田种作收入薄少。昼夜勤苦身口不系。无用充官万民嗷嗷乃不思存。尔时比丘亦复耕田四出贾作。经理官私与俗无异。甚为苦哉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将来之世当有三天子出破坏天下。一名耶来那。近在南方中国。当有一天子出北方晋土。有一天子名曰揵秋。佛法将灭。此三天子乃出晋。破坏国土杀害人民。破塔僧园轻慢沙门拷治五毒。亦率兵众诣天竺国。破坏土地多所残害。尔时中国天子。当复兴兵破坏晋土及其臣民还其本土。是时晋土沙门为官所困。或有死者。或有返俗者。或巡四出向天竺者。或有达者。有不达者。或有盲聋跛蹇羸老病瘦不任去者。为官所杀。尔时中国天子敬佛法众惠施一切。见犯戒者即诃谏之。时有上座比丘名尸依仇。通知三藏为王说法。王甚欢喜即请众僧于拘睒弥国。作般闍于瑟尽请一切释迦文弟子在阎浮提者。悉令集会。时有百千比丘末后大会。大会者 佛法向尽。更不复会故言末后。尔时会中转相问言。汝等和上及阿闍梨为在何许。各答之曰。我等之师。中道病死者。贼所杀者。疲劣不能前者。言以达者。皆共悲结举声嗥哭。当此之时十五日夜。天大恶风暴雨。说二百五十戒中有闻者或不闻者。时诸比丘便共鬪诤大语呼。上座比丘谏众人曰。仁等小言当用法故更勿乱语。吾用比丘法当解汝意。今阎浮提释迦文弟子尽来会此。是会末后。今我所学更不复学。唯愿默然听我所说。复有比丘聪明智慧深入禅定。语众人曰。我所入禅悉已备足。今此大会百千比丘。欲闻法戒能持行者。我当说之。愿诸释子默然静听。复有比丘字须陀流(日善)以得罗汉即从坐起。一心叉手礼上座足便师子吼。我欲说经众坐勿閙。经中所说吾悉学之。无有错误终不复疑。如佛所言。上座弟子名曰上头。亦是上足志行凶恶。即从坐起谓须陀流曰。汝何所知不解经法戒律。上座欲说竞共说之。尔时上头即以铁杵打杀须陀流。须陀流已度生死。中有持戒比丘。默然便起出去。尔时有信佛夜叉。复以铁杵击杀上头比丘。当于尔时天地六反震动。虚空之中自然有叫唤称怨之声。四向复有恶震雨堕。四向复有恶气满于虚空雷震四至。尔时一切众生之类。见是变怪悉共相对举声悲哭。皆相谓言。今日末后佛法尽矣。上至二十八天无色诸天。及龙阿须轮满于空中。举声大哭自扑堕地。复有奉法罗剎。及见佛夜叉悉皆举身自投于地。口说是言。从今以往天下更不复闻说二百五十戒声。比丘不复奉行之。天下孤寡众生失目甚速。柰何天下不久。人民相杀无有问者。犹如野畜。法行已堕法鼓已裂甘露门已闭。诸经法师命已丧失。法炬已灭法轮已倒。十二部经已散解。法轮已折法水已止。法海已竭法山已崩。诸山谷间无复精进坐禅比丘。诸天善神见山谷空无所奉敬。悉皆自扑人民盲冥无法可行。时诸魔众皆大欢喜。以名衣上服更相贡上。佛法已灭。我等邪法今始得兴。更相庆赖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  迦丁比丘告诸弟子。当来恶变其事如斯。今日佛法续故存在宜勤行之。佛之正法如深草泽。众生仰之无所乏少。若草泽枯竭。众生飢困堕于生死。犹如贾客不勤用心。财宝日耗父母妻子无所济活。身心燋燃悔无所及。今正法存极可行之。恣取何道。若复放逸不欲精进。空出无获。返为三涂之所没溺。悔之无及。今汝四辈思佛重恩。奉上如父 亲下如子。汝等四大强建心坚意猛。勤行精进可得度苦。若复一旦身心微弱。而为老病所见踰蹈。悔无所及。今国土人民未至盛恶。兵革未起人民安隐。米谷平贱分卫易得。念勤精进可无后悔。

时诸弟子闻说是法。悉皆稽首礼大仙足。心意惶怖身体战掉。悲泣白言。将来之世法没尽时。见此世者意当云何何忍见之。我等今日闻说是事心用崩破。彼世之人遭此恶者。身心岂不裂作百段耶。时诸弟子忽复自议。至心投地同声白师。我甚惶怖云何得道免于斯苦不遭斯恼。大仙告曰。道无远近勤求则得。无有前后。此经名曰大仙迦丁所记当来祕谶要集。宜勤精进可免斯苦。时诸弟子 闻经悲泣 饮泪稽首 奉行迦丁比丘说当来变经。    

来源:www.lxxsd.com
我要评论
  • 匿名发表
  • [添加到收藏夹]
  • 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未登录
最新评论
所有评论[0]
    暂无已审核评论!


佛在人间网站 | 版权所有 |  联系信箱fozairenjian#126.com(使用时#改@  |  管理 

本站域名 ( http://fozairenjian.com      

     声明:本站未标明文章来源的文章多为本站原创,本站版权所有。转载时请标明转自本站及文章网址。其它本站转载的文章已标明来源,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以便修改处理。本站所转载的文章仅供大家交流参考之用,并不代表本站支持其内容观点。